互联网下“知识拥挤”的社会:80后、90后焦虑的学习,00后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4-04 17:05

互联网下“知识拥挤”的社会:80后、90后焦虑的学习,00后“原住民”滋生了叛逆

2018-04-04 08:11来源:格隆汇创客/创业者

原标题:互联网下“知识拥挤”的社会:80后、90后焦虑的学习,00后“原住民”滋生了叛逆

作者:晓枫说

在当今知识拥挤的社会,白领群体也在发生一些显著的变化,最大的感受是,大家都在尽一切可能地提高自己、武装自己,甚至一度很盲目。

这几天,心绪难宁。我哥的小女儿悦悦,才不过12岁,就已离家出走了多次,每一次离家出走都是一场刀割火烧般的慌乱和疼痛。前几天她又失踪了,起因大概是断了她的网、没收了她天天玩到半夜的手机,好在,找了回来,但想不到的是,她竟强烈地提出要退学,并强硬表示自己随便干点啥都能养活自己。

这不仅令我哥感到茫然和绝望,也让我心痛到无言以对——她还是这么小的孩子,还远未到能够随意挣脱教育的时候。她们,或者说我们,到底怎么了?

小镇亲兄弟的迥异命运:教育,以及巨变的时代

很惭愧,我算是村子里第一个考上大学、第一个读研的人,虽然过得并不比别人好甚至还不如,但总算能够站在汹涌的人群中以知识分子来自命,哪怕被裹挟在日新月异的浪潮里还保有一点点浅薄的见解和认知,我想,再努努力、使劲拢一拢这把火种,我或许真能在舒服了自己的同时,再给我的后代们打开一个更好的开始。

毕竟,几辈人面朝黄土背朝天,走出来并慢慢在城市里立下脚跟,总归不易。这些年,互联网大潮涌起了一浪又一浪的造富神话,很多人感慨,读书有什么用,寒门更是再难出贵子了啊。但从我的角度,教育切实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,贵子不贵子没那么重要,先把寒门的“寒”去掉再论其他啊。再说了,不读点书、受点教育,很多人恐怕连互联网的“洗脚水”都喝不上,连当“韭菜”被割的资格都不具备,活得岂不是窝囊?

我哥受的教育少一些,当年也正是陈浩南、山鸡们走俏的年代,稍微被带跑偏了一下,中专毕业后就来大上海闯荡。遗憾的是,没学历没独特技能,知识储备和视野眼界也不太够,既没有身价暴涨,也没有声名鹊起,和大部分站在聚光灯外看热闹的普通人一样,拼命工作、挣扎的活着,然后多年后退守到昆山甚至老家成家不立业,再把希望寄托到下一代身上。

苦是苦了点,但这个时代最大的好处就是,不会亏待愿意努力和付出的人。这些年,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和LBS、大数据等基础技术的进展,外卖、出行等行业风起云涌,不仅在很大程度上方便甚至改变了我们的日常生活方式,也为类似我哥这样的群体更好地出卖劳动力提供了可能,挣得虽然不多,但总算有一些额外收入来补贴家用,总归是没以前那么焦虑了。

最大的焦虑,还是在孩子身上。活到现在,我哥越来越活成了父辈们的样子,将遗憾和希望更多寄托在孩子身上,希望孩子好好读书,将来走一条不同的路。不过,互联网时代,孩子们的生活方式和思维习惯也出现了巨大的变化,甚至带来了一些棘手的挑战。

这些互联网“原住民”在很小的时候,就习惯了上网、打游戏、玩手机、线上聊天包括网恋,对新鲜事物的猎奇欲望和接受度都迥异于从前,一旦你无法忍受他们的这种行为方式,两辈人的隔阂甚至阶段性的对抗、仇恨就可能产生,叛逆、出逃甚至有一些过激行为都在所难免。而他们的受教育方式也在变化,最常见的比如各类学习机、在线课堂,就连苹果最近都新发布了一款教育版iPad,说不上好坏,这些工具在极大便利知识获取的同时,也一定程度上强化了学习的惰性、弱化了独立思考性。

这些都在我侄女悦悦的身上有很深的表现。我想,技术本身无罪,或许一切都因人而异,但这些技术所带来的表征、所引发的隔阂甚至对抗,有时候又让我们疲于应对、无所适从,真的是让人又爱,又恨。

80、90后群体裂变:上升通道,以及其他

我其实很想告诉侄女,想体面地养活自己可能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,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让她接受。我想,还是将话题回归到我们这批80后甚至正在崛起的90后群体身上,探讨一下正在遭遇的困境、正在发生的变化。

数据显示,我国今年城镇实际新增劳动力人口是1500万到1600万,与此同时,2.8亿的农民工,今年至少还要新增三、四百万农村转移劳动力,加上高校毕业生达820万、近500万中专毕业生、近百万复转军人和去产能转岗职工,国内的就业压力并不轻松,虽然国内似乎有灵活用工的苗头,但回归到个体的竞争和各自的上升通道上,形势反而更严峻。

很明显的一个感受是,在互联网环境的冲击下,80、90后群体正在快速裂变为创业群体、白领(或打工)群体两类迥异的群体,无论是行为表征还是生存状态,大家的差异都很大。

自2015年开始,国内的创业热情就开始空前高涨,并迅速席卷了传统的各行各业。国家发改委发布的《2016年中国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发展报告》报告显示,全国近九成在校大学生有创业意向,七成以上在校大学生创业动机是自我价值实现,青年创业已占创业者总体比例的41.7%。

创业能够改变命运吗?也能,也不能。身边有一穷二白、凭借几年创业坚持实现自我的例子,也有不少仓皇溃逃、负债累累躲到天涯海角的例子。这些年,风口变化太快,那些胆识过人的“连续创业者”一个猛子扎进去,一个风口一个风口的泅渡,选择了这条路基本就选择了一路向前狂奔,目的地实际上大都指向金字塔般闪闪发光的名利场。

“太累了,也很不快乐,其实我也没赚到多少钱,还落下了一身病,最关键的,总觉得有一种身份认同的边缘感,现在觉得自己活明白了点,想要读个MBA,学点东西,沉淀两年,把自己的社会地位往更高的阶层稍微挤一挤。”一位做淘宝店生意的朋友坦言。据他说,和他竞争MBA名额的,一大半都是类似的创业者,不管赚没赚到钱,大家似乎又开始步调一致的想要叩开教育的大门,重新接受一次或错过或留有遗憾的精神洗礼。

与之相对,白领(或打工)群体则是另一番生存景象。职场这条路慢工出细活,更多需要的是慢慢积累、慢慢上升,十年后,可能大部分人才逐渐找回了令自己舒服的生活姿态。虽然这几年互联网经济的快速发展,将一部分人的职业路径大大缩短了,但职场这个行当整体形态没本质变化,大部分普通人踏实工作,目标或许是小康或中产,即使比上不足比下有余,养家糊口不愁并能体体面面地活着,也算不错。

不过,白领群体也在发生一些显著的变化,最大的感受是,大家都在尽一切可能地提高自己、武装自己,甚至一度很盲目。

”一边带娃,一边想考下注册会计师证,感觉好难啊,好辛苦,但我要强惯了,非要逼一逼自己,也不想被朋友们落下太多。“一位宝妈朋友不止一次向笔者倒苦水,又考砸了一科,也真是不容易。

而笔者所在的魔都,英语学习的氛围之浓,更是常令懒散惯了的笔者感觉如芒在背,不仅打卡背单词已到Day 120的大有人在,热衷甚至沉浸于诸如沪江Hitalk在线课程的上班族也越来越多。“农村出来的,英语底子不好,在魔都工作总觉得底气不足,最近一直在用Hitalk练口语,希望我也能尽快拥有一口流利的英语吧,工作、旅游也能用得上。“在上海工作已有3年多的小孟向笔者坦言。在人工智能的加持下,仿真学习场景的逐渐普及似乎让人看到了新的希望。

我在想,佛系文化、丧文化这类元素的流行,群体性焦虑感的偶尔蔓延,一方面与大家的生存状态有关,大部分80后甚至90后都慢慢变成了社会的中流砥柱,要承受的东西很多,物质生活压力也大,大家都想尽快找到自己的上升通道,偶尔迷茫困顿再正常不过;另一方面,则是环境使然,被裹挟在造富神话浪潮里的大部分普通人,眼看着一个个年轻人像浪花一样拍来、像镰刀一样“割来“,谁也不敢保证不会轻易受到影响。

白天疲于上班,夜里见缝插针学习,或许已成了很多年轻人的生活常态,不受时空限制的在线教育迎来黄金发展期,也算是趋势使然。艾瑞咨询的一份行业报告显示,2017年仅中国在线语言教育市场规模就达到了375.6亿元,用户规模突破2600万,涌现了沪江、 51talk、新东方在线、 tutorabc 等一批领先的企业。主打职业教育的尚德机构前几天也成功赴美上市,号称自己是在线教育的三节课也完成了A轮5000万融资,行业热闹非凡。

在笔者看来,无论是贩卖教育,还是贩卖知识,他们所带来的最大的社会意义,应该是为广大小镇青年、白领青年们提供了跃升和成长的可能吧。从诸如尚德机构这样的职业教育品牌处,考个证书跨越门槛,从类似Hitalk这样的在线教育品牌处,练个技能用以傍身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,正在奋力搭建着、等待着属于自己的黄金时代。

不过,在和诸多年轻朋友交流之后,笔者反而有一个很深的感触,在这个唯快不破的互联网时代,教育或者说学习能带给我们的,除了功利性需要以外,或许还有精神的平静、自我的价值满足和肯定,以及,在我们置身汹涌的人群之时,能够更自信一些、更坚定一些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,除搜狐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搜狐立场。

阅读 (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